联盟优势

联盟优势

私塾“新教育”不能替代义务教育

发布时间:2017-09-12    作者:佚名    浏览:107

  作者:王石川  “在家上学”“退学上私塾”再次被亮红灯。日前,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表示,适龄儿童少年入学接受义务教育,既是权利也是义务,具有强制性。

“一些家长不送孩子上学,在家里或者是送到私塾、国学班等地去学习,这些机构很难按照国家规定的课程标准要求开齐开足开好相关课程,很难保障适龄儿童少年完成国家规定的义务教育。”  教育部此番表态,堪称一次并无“新意”的重申。

就在今年2月,教育部发布通知,要求高度关注接受“私塾”“读经班”等社会培训机构教育的学生,“不得擅自以在家学习替代国家统一实施的义务教育”。

连番表态,剑指“私塾”,其背景是近年来,披着各种马甲的“私塾”涌现,一些家长青眼有加,纷纷把孩子送进国学堂、读经班。  日前倍受舆论热议的“搬砖男孩”,即属此例。

据“搬砖男孩”介绍,他之所以中途退学,是因为“第一,现在学校的教育不好,第二,我自己也可以学的。

”并透露其家庭情况:“老爸搞金融,在家炒股,老妈搞教育,在家和妹妹念道德经,我现在学的是‘新教育’”。

所谓的“新教育”,就是带有私塾性质的私人教育。

  私塾教育,于法不容。

2006年9月1日正式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明确规定:“义务教育是国家统一实施的所有适龄儿童、少年必须接受的教育,是国家必须予以保障的公益性事业。

”强制性、公益性和普及型是义务教育的基本特点,换言之,若无极端原因,每个适龄儿童都须接受义务教育。

而无论读国学堂还是上读经班,显然不在义务教育之列,当被叫停。

  “家乐教子,五步一塾,十步一庠,朝诵暮弦,洋洋盈耳”,毋庸讳言,漫长的教育史中,私塾的确扮演重要角色。

在古代,私塾是孩童受启蒙的场所。

特别是后来义塾的出现,更是满足了平民子弟有学可上的愿望。

在这种背景下,国人对私塾抱有一些想象乃至向往,并不突兀。

而今天,义务教育日趋普及。

权威统计显示,目前,我国九年义务教育普及水平已经超过世界高收入国家的平均水平,2016年达到%。

在这种情况,私塾确无必要复活。

如果美化私塾教育,甚至非私塾不上,恰是对孩子不负责任。

  必须直面的问题是,私塾教育“谁来教”“教什么”“如何教”?私塾传授的多是四书五经,以及《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等等,读经并非不可,将读经放在至关重要位置是否偏颇?私塾教育多用死记硬背的灌输之道,明显不合时宜;同时,授课者的资质无法保障,水平也良莠不齐。

  私塾教育颇受追捧,还在于不少人将它看作对制式教育的必要补充。

这种观点值得商榷,一来,制式教育不需要私塾教育补充。

私塾教育高举读经、背国学大旗,而事实上,新的课程改革已经非常重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增加古诗文篇目是新教材的最大亮点。

二来,制式教育也不能让私塾教育补充。

私塾教育本已淡出历史,与新时代脱钩,从办学模式到授课手段,再到所授内容,都与时代精神有违和之处,用被抛弃的药方来诊断今天的病症,并不妥当。

就像古人所称,这是“以往圣人之法治将来,譬犹胶柱而调瑟。

”其后果是,孩子未能在私塾教育里成才成人,也被耽误了正常的学校教育。

  人生无法彩排,也没法溯流而上,家长无权把孩子当试验品,一旦诲人不倦变成了毁人不倦,届时悔之晚矣。

不过,相关部门在叫停私塾的同时,不妨多问几个为什么,把一些由此延展而出的意见和观点当作健全学校教育的出发点,把私塾热当成教育改革的动力。

当我们的教育更遵循规律,学校更注重以人为本,教育改革真正能保障学生全面发展,私塾教育的空间就会更加逼仄,自会失去市场。

AG亚游 版权所有!
联系人: 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