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上的动作虽然停下来嘴角露出了一丝冷

“敢公然袭击军官,我倒要看看,是你死定了,还是我死定了!”孙建民说着,就要扣下扳机!
 
    他当过特种兵,也杀过不少人,因此,这次扣动扳机并没有任何的犹豫!
 
    他本来以为这次事情非常简单,逮到人痛揍一顿,然后扔到警察局就了事了,结果呢?他手下的尖兵在对方的面前甚至连一招都坚持不下来!
 
    他已经清楚的读出了苏锐眼睛里面的杀意,那是要置他于死地的目光!
 
    于是孙建民不再犹豫,痛下辣手!
 
    只要这一发子弹射出去,那么他就不会有任何的危险了!对面这个暴徒也将彻底消失于人世间!
 
    杀人?有什么大不了的?
 
    反正孙建民有着足够正当的理由!
 
    苏锐把那么多军人打成重伤,此时还要行凶杀人,他完全是出于正当防卫!
 
    可是,就在扳机即将扣下的时候,一道乌光好似划破了空间,径直穿入了他的手腕中!
 
    孙建民痛的一声大吼!
 
    无坚不摧的四棱军刺轻而易举的穿透了他的腕骨,从手腕的另外一端穿了出来!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的话,这种痛楚简直是难以想象!
 
    孙建民疼的浑身颤抖,然后发出了一声大吼!
 
    手枪再也握不住,哐当一声掉落在地!
 
    “束手就擒吧。”苏锐冷冷说道:“我说过,今天,谁也救不了你。”
 
    他和孙建民之间相隔大约十米的距离,每往前走一步,都似乎在踏着死亡的鼓点。
 
    望着手臂上的血窟窿,之前还气势汹汹的孙建民似乎已经彻底的放弃了抵抗。
 
    他眼神阴狠的望着苏锐:“杀了我,你会后悔的!你一定无法逃脱法律的制裁!”
 
    “我是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但是,你们这些最初的行凶者,又能逃得过去吗?”苏锐的目光之中释放着无尽的寒意:“你根本不配穿这身军装!”
 
    说着,苏锐的军刺已经高高举起!
 
    就在苏锐的军刺准备落下的时候,忽然一声高喝响了起来!
 
    “住手!”
 
    住手?
 
    谁在喊?
 
    苏锐抬起头来,发现又是数辆军用吉普车在迅速靠近着!
 
    而那一声“住手”,正是从车顶的喇叭里面发出来的!
 
    而那些车子,全部挂的是宁海军区的牌照!
 
    苏锐也只是看了一眼而已,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手上的动作虽然停下来,但是脚却狠狠的踹在了孙建民的胸膛之上!
 
    这一下所蕴含的力量可绝对不小,孙建民的身体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样,朝后方飞出,然后重重的砸在了军用吉普车的前挡风玻璃之上!
 
    那本来被军刺击打的四分五裂的前挡风玻璃轰然爆碎,而孙健民的身体也随之一起狠狠的砸进了车子里面!
 
    躺在一堆碎玻璃渣子上面,之前还嚣张无比的孙建民已经彻底的失去了气势,浑身好似要裂成了无数片一般!根本就爬不起来了!
 
    在场的战士们都知道,这是军区首长的车子!
 
    可是,在首长的喝止之下,这个苏锐居然还敢如此嚣张的痛下辣手!
 
    几辆军用吉普极为凶猛的开了过来,在距离苏锐身前几米的地方戛然而止,轮胎和地面发出了尖锐的摩擦声响。
 
    苏锐的目光冷然,甚至连挪动一下的意思都没有。
 
    打了小的,来了老的,这还源源不断了。难道说今天自己非得把整个宁海军区给打穿才行吗?
 
    车门打开,一个五十多岁的少将从里面走了出来。
 
    看着满地的伤者,看着满地的伤者,这名少将的眼皮子狠狠的跳了跳!
 
    他是宁海军区某集团军副军长,王安国。
 
    事实上,在孙建民赶来的时候,王安国就已经得到了消息,对于他们部队来说,这种程度的非战斗减员,已经算是相当严重的事故了。一旦被捅出去,那么这个责任谁都承担不起,所有主管领导一律会受到处分。
 
    因此,王安国这才赶了过来,没想到却遇到了这种情况。
 
    堂堂一个大校师长,居然被打的那么惨!
 
    他可是清清楚楚的知道,孙建民以前可是特种部队出身,他的身手比起普通士兵来还要强上许多,如今被人三下两下就打成了这个样子,对方的身手究竟恐怖到了何种程度?
 
    “束手就擒!”王安国对苏锐说道。
 
    他的两个警卫员已经站在了左右两侧,手枪已经对准了苏锐!
 
    可是,苏锐锐嘲讽的冷冷一笑:“我需要一个道歉,既然手下的兵犯了错,那么,就由你这个军长来道歉好了。”
 
    让军长道歉?
 
    一旁的警卫员和战士们都已经完完全全的愣住了,他们从来就没见过这么嚣张的人!
 
    开玩笑,军长那是什么样的级别?是你说让道歉就会道歉的吗?
 
    王安国的脸色阴沉无比,他盯着苏锐:“小子,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他的语气之中充满了威胁,可是苏锐却浑然无惧:“如果你们不道歉的话,这件事情即便闹到中央军委,我也不会让你们好过的。相信我,我可以办到这件事情的。”
 
    闹到中央?闹到军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