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肩膀却是裸露在外的身体的玲珑曲线也被衬托

   
    “报警?报什么警!”营长没好气的呛了一句:“部队上的事情,需要地方上的警察来管吗?再者说了,我们那么多人打不过一个人,居然还要报警,你难道是要让那些警察来看笑话?”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些当地的部队就是瞧不起当地的警察,真不知道这营长哪来的优越感。
 
    这营长知道,如果不把脏水使劲的往苏锐的身上泼的话,那么他铁定是要背个处分的,以后想提拔也没门了。
 
    “这报告我来写。”营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知道,只要在报告里把自己的责任给摘干净的话,那么上面的领导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军人挨打的。
 
    “等着在监狱里被关一辈子吧!”一边写着报告,这营长一边恶狠狠的说道。
 
    不过,写着写着,他似乎想起来什么,一拍脑门:“在操场上还有两个弟兄正躺着呢!快点去看看情况怎么样,如果严重的话,立即叫救护车!”
 
    得,都到这个时候了,他终于想起了这档子事!
 
    …………
 
    这一次参加军训工作的教官,有六个人被打成不可恢复的重伤,全部达到了致残的程度,住进了医院之后,有三个人仍旧处于昏迷不醒的状态。
 
    这对于部队来说,绝对不是小事。
 
    营长不敢有任何的拖延,在写好了报告之后,连夜交给了团领导。
 
    团长连夜赶到了医院,当他看到有六个即将退役的老兵被一个不知名的年轻人打成了这种样子,当即火冒三丈!
 
    要知道,这里是宁海,他们是宁海军区的兵!
 
    六个人里面,最轻的也是粉碎性骨折,这种伤势几乎没可能完全康复!宁海军区成立了那么久,除了一些战斗任务以外,还从来没有发生过这么严重的事件!
 
    部队里的人都是护短的,在很多时候,都是帮亲不帮理,这名团长也是一样。
 
    他根本就没有仔细询问这几个士兵为什么会被打,第一反应就是要出了这口恶气!
 
    打他的兵,就是打他这个当团长的脸!
 
    团长双手叉腰,由于实在是太过气愤,他的胸口上下起伏着,恨声说道:“凶手在哪里?”
 
    这名营长的表情一滞,然后啪的一个立正:“报告团长,我忙着抢救受伤的兄弟,并没有来得及派人跟踪。”
 
    看着这团长的脸色变得越发的阴郁,营长连忙说道:“不过我已经看到了他们的车子和车牌号!”
 
    “去给我查,查清楚这辆车子到底在哪里!”团长对着营长吼着,吐沫星子喷了他一脸:“你去查!”
 
    本来听说团长要替他们报仇,这营长的心里还有些喜滋滋的,可是此时团长让他去查这辆车,怎么查?他是军人,又不是警察,难道说在宁海里一条条街道的搜索吗?
 
    这营长的面色变得非常难看,但是团长的脸更难看:“去找当地警察协助!如果他们不协助,你就带着你的人,给我围了警察局!要是找不到人,你这营长就不要干了!”
 
    这团长绝对足够嚣张!
 
    “是!”事关自己的前途,营长绝对不敢怠慢。
 
    虽然他不愿意找警察帮忙,但是发生了那么严重的伤害事件,宁海的刑警队是不敢怠慢的,因此,当营长表明来意之后,他们的值班人员就开始全力配合了。
 
    宁海大学里到处都是监控,锁定苏锐和苏炽烟的容貌非常容易,再加上这两人并没有开着车逃逸,因此行踪也非常好找,三个小时之后,警察就在一幢古色古香的小楼前面找到了苏炽烟的车子。
 
    “就是这儿了!”营长见状,一拍大腿,然后风风火火的带人冲了出去!
 
    此时,已经是早晨九点钟了。
 
    为了避免军训出现混乱,因此团长已经把未受伤的教官们都派回了宁海大学,继续完成军训工作。
 
    听了营长的汇报,团长的目光之中充满了冷意:“竟然这样嚣张,我倒要看一看,他们到底能嚣张到什么时候!”
 
    团长在这件事情上面也不敢怠慢,他知道,一个处理不好,就会让自己的职位丢掉的。因此,在得到了消息之后,他立刻向上面做了汇报。
 
    而接受汇报的对象,就是大校师长孙建民了。
 
    什么样的领导,就能出什么样的兵,一系列的手下都是这个性格,孙建民更是如此。
 
    在师长这个级别的军官之中,孙建民算是非常年轻的,四十岁出头就已经登上了这个位置,不得不说,日后的成长空间是非常大的。
 
    当然,他的护短也是出了名的,只要下属受伤,他总会不分青红皂白,先把对方干一顿再说,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很受下属们的拥戴。但是他们也因此和别的部队完全搞不好关系,三天两头就得发生一次摩擦。
 
    有些人甚至为孙建民可惜,如果不是这个火爆脾气的话,此人绝对有可能提早几年在自己的肩膀上面扛上金光璀璨的将星。
 
    果不其然,孙建民一听,顿时怒不可遏,当即就要带着兵过来了!
 
 第1337章 居然做梦了!
 
    由于昨天晚上回来的挺晚的,苏炽烟又有些缺少安全感,因此苏锐并没有离开,而是在对方的工作室里面过了一夜。
 
    反正这里面有客房,就在苏炽烟的隔壁,两个人的床也只隔着一堵墙而已。
 
    当然,苏锐也没腆着脸要和苏炽烟共睡一床,虽然两人之间曾经因为冲动差点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情,但是现在苏锐倒还是能控制的住自己。
 
    但是,躺在床上,他仍旧是辗转反侧。
 
    为啥?
 
    每次来到这工作室,他就会想到那一次“试探”苏炽烟的情形,这姑娘的上半身在当时几乎已经完全的呈现在了自己的眼前了。每每想到这一点,苏锐就觉得浑身燥热,辗转反侧,怎么还能睡得着?
 
    在床上翻来覆去,一直到半夜,苏锐才堪堪入睡。
 
    相反的是,苏炽烟倒是睡的非常香甜,一夜无梦。
 
    也许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苏锐夜里果真做了一个梦,而梦的女主角,正是苏炽烟。
 
    至于梦境的内容……真的是不提也罢,反正一睁眼,苏锐觉得脸挺热的……身上更热。
 
    “我去!你怎么在这里!”
 
    当苏锐睁眼看清楚眼前的人时,一个激灵,直接就坐了起来。
 
    原来,苏炽烟就坐在他的床边!
 
    这一刻,苏锐顾不得欣赏眼前的美女,他的心中居然开始反思,来到华夏那么久了,他的警惕性越来越差了,要是以往,即便是在深度睡眠之中,也绝对不可能允许任何人靠近自己的!
 
    “你至于吓成这个样子吗?”苏炽烟没好气的说道。
 
    一个大美女坐在他的面前,不仅没有任何的惊艳,反而做出了这种反应,谁的心里能舒服?
 
    “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苏锐靠着床头,看着近在咫尺的苏炽烟,表情之中满是纠结的神色。
 
    大早上的,你能不能不要这样诱惑人啊?
 
    苏炽烟穿着一身白色的睡裙,虽然关键的位置并没有任何的暴露,但是肩膀却是裸露在外的,身体的玲珑曲线也被衬托的非常清晰。她就这样坐在床边上,苏锐清楚的看到她和床垫相接触的位置所被挤压出来的形状,简直让人血脉贲张。
 
    明明大早上的就是男人阳气最足的时候,你穿成这样坐在床边,不是引人犯罪吗?
 
    苏炽烟忽然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神情,问道:“你做梦了?梦到我了?”
 
    苏锐露出了震惊的神情:“我去,你怎么知道?”
 
    …………
 
    苏锐知道,自己这梦绝对是不可告人的,可苏炽烟是怎么看出来的呢?
 
    “你是怎么猜出来的?”苏锐说道。
 
    看着苏锐那震惊的样子,苏炽烟的俏脸之上竟然浮现出了一抹红色。
 
    “我没有猜啊。”她的答案让苏锐大跌眼镜:“你喊了我的名字。”
 
    “什么……”苏锐给了自己的嘴一巴掌:“我特么的都说梦话了?”
 
    要知道,说梦话是一件非常容易泄密的事情,特工们都是经过严格训练,禁止说梦话的,可是苏锐不仅在睡着了的时候不知道有人过来,竟然还堂而皇之的说起了梦话!
 
    看着苏锐一脸艰难的样子,苏炽烟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我说什么了吗?”苏锐继续艰难的问道。
 
    “你说……”苏炽烟刚想说,然后又摇了摇头,脸庞更红了:“我不能说。”
 
    “不行,你必须说。”苏锐迫切的想要知道自己睡梦中的样子。
 
    居然说梦话了,这个绝对不能忍啊。
 
    “你确定要听?”苏炽烟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苏锐。
 
    后者被看的发毛:“你越是这样,我越是要知道我到底说了什么了。”
 
    “你说……”苏炽烟咬了?”
 
    在说这话的时候,他还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苏炽烟的臀部。
 
    “看什么看?”苏炽烟的脸皮可没有那么厚,调情几句就打住了,然后说道:“快点起来洗漱,然后一起出去吃早饭。”
 
    看着对方缓缓走出去的样子,苏锐的表情之中满是蛋疼之色,他到现在还是有些想不通,怎么在梦里面一个不小心,就把自己的本性给暴露出来了呢?
 
    …………
 
    等到苏锐洗漱完毕走出去的时候,苏炽烟也已经换好了衣服,今天她仍旧是一身热裤和白衬衫的经典搭配,简单而吸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