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是军人不是流氓部队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第一个吃豆腐的人!
 
    面对苏锐的目光,这个兵痞打了个冷颤,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苏锐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转向了苏炽烟,声音之中没有丝毫的波动,问道:“他有没有占你的便宜?”
 
    苏炽烟点了点头。
 
    只是点头,就已经无需多言了。
 
    苏锐想象不出来当时到底是个什么情景,但是,以苏炽烟的性格,既然她都承认了,就说明这个家伙做的足够过火!
 
    看着这个家伙,苏锐的目光像是在看着一个死人!
 
    既然轻描淡写不能解决问题,那么,就让所有的“凶手”都遭受足够的惩罚好了!
 
    苏锐生平最痛恨的就是这种人!如果今天在这里的不是苏炽烟,而是一个其他的女学生,那么,这个女学生的一辈子可能就被毁掉了!她将永远生存在无法散去的阴影下面!
 
    想到这里,苏锐心中的怒火简直要滔天了。
 
    “你不滚蛋,你……你想干什么……”似乎是感受到了苏锐心中的怒意,这个兵痞有些战战兢兢了,忍不住的往后面退了一步,似乎是想要躲到战友们的身后。
 
    苏锐又怎么可能会给他这样机会?
 
    一步跨出,苏锐的身影已经犹如鬼魅一般的出现在了这名兵痞的跟前!
 
    双手按住的兵痞的头,往下猛然一拉!
 
    这兵痞便眼睁睁的看着苏锐的膝盖在自己的眼睛前越放越大!
 
    砰!
 
    一声让人感觉到心颤的闷响!
 
    这兵痞的鼻梁被砸的粉碎!鲜血炸的到处都是!
 
    只是一下而已,就让这兵痞疼的想要晕过去了!
 
    可是,苏锐并没有就此放手!
 
 第1336章 层层上报!
 
    一击之后,紧接着,苏锐又是一记狠辣的膝撞!
 
    这一次,苏锐并没有攻击其他的部位,瞄准的还是兵痞脸上已经碎裂的鼻梁位置!
 
    又撞了一下,这兵痞感觉到自己的脸好像已经裂开了一般!开始惊天动地的惨嚎起来!
 
    那惨嚎声简直不似人腔,让在场的人听起来都冒出了鸡皮疙瘩!
 
    事实上,他的脸确确实实是裂开了!如果有x光拍摄的话,会清晰的发现他的面骨之上已经出现了无数的裂纹!
 
    苏锐并没有收手,而是继续给了一记凶狠的膝撞!
 
    而这一次,攻击的位置是此人的胸骨!
 
    在这之前,他就是用胸肌来占苏炽烟的便宜的!
 
    虽然没有听到苏炽烟亲口说,但是苏锐无疑已经猜到了这一点。
 
    在这膝撞之下,此人的胸骨已经碎裂了好几处。
 
    苏锐像丢死狗一样,把他给丢在了地上!
 
    之前还嚣张无比的家伙,此时变成了一滩烂泥,趴在地上哼哼唧唧,完全没有半点还手之力了!
 
    环视了一圈,苏锐淡淡的说道:“你们是军人,不是流氓。部队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话语之中有着浓浓的警告意味,但是苏炽烟却分明听出了另外一种味道,那就是——感伤。
 
    是的,苏锐也是军人出身,他这样对同是军人的几个人下了辣手,想必心里也不好受吧。
 
    他当然不是因为那些人受伤而不好受,而是因为这军装被玷污了而不舒服!
 
    每一个战士,都有理由也有义务维护军人的尊严神圣不受侵犯!更不可以自己去玷污!
 
    苏锐既然遇到了,那么就不能不管!
 
    “我们当然是军人,当然不是流氓!”这名营长看到手下被苏锐打成了这个惨样子,眼皮狠狠的跳了跳!
 
    在刚刚那兵痞受到殴打的时候,这群人竟然没有一个敢出手阻拦苏锐的!
 
    苏锐瞥了他一眼,继续淡淡的说道:“军人,是要保家卫国的,而不是欺压百姓的,更不是欺凌女人的!”
 
    “这一点用不着你来教!”营长吼道。
 
    他的脸上已经是青筋暴起了,今天彻底的没了面子。
 
    “我不教你,谁来教?”
 
    苏锐冷冷的说道:“我想,不把你们打痛了,你们真的不知道什么叫军人的责任感!”
 
    苏锐并不是在表现自己有多的技能实在是太惹人吐槽了!
 
    苏锐看着作鸟兽散的这些家伙,几乎完全无语了。
 
    特么的,这也叫战士?
 
    有胆子欺负女人,没胆子跟自己打架?
 
    自己只是一个人,他们可是有好几十个!
 
    看着苏锐余怒未消的样子,苏炽烟上前拉了拉他的胳膊:“没事了,咱们走吧?”
 
    “走。”
 
    苏锐实在是不想在这里呆下去了,他说道:“这件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害群之马必须彻底的清除出去。”
 
    “等明天我会把这件事情告诉父亲的。”苏炽烟说道。
 
    “走吧,我送你回去。”苏锐往四周看了一眼,除了两个躺在地上重伤不醒的人,那些兵痞们都没有再盯梢的。
 
    苏炽烟没有拒绝苏锐的好意,今天晚上的事情确实给她留下了比较深的阴影。
 
    而在靠近学校门口的宿舍楼上,之前落荒而逃的营长正一脸阴沉的看着苏炽烟的车子缓缓开出校门。
 
    “营长,咱们这个仇不报了吗?”一个排长在他身后问道。
 
    “他打伤了我们这么多人,怎么可能就这样放过他!”营长恶狠狠的说道。
 
    现在想来,他还觉得心有余悸,那个年轻人的眼睛里面总是露出摄人心魄的光芒,让他情不自禁的就喊出了那一声“跑”。
 
    今天不能替受伤的下属出气,反而第一个落荒而逃,这几年来辛辛苦苦树立的营长威严算是彻底消失了。
 
    “怎么报仇,我们报警?”这手下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