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痞忍不住了他仗着人多势众指着苏锐的鼻子喊

 很显然,这都是那一批来到宁海大学负责军训工作的教官!
 
    而走在最前面的,赫然是一个军衔为两杠一星的少校!
 
    “营长,就是他!就是他把我们几个兄弟给打成了重伤!”一个家伙指着苏锐,目光之中满是怨毒!
 
    苏锐算是看清楚了,这个告状的人,正是被他一脚给踹到楼下的那个!
 
    “我当时就该直接踹死你。”苏锐冷冷说道。
 
    在那个告状者的后面,还有两个头破血流的家伙,这都是当时被苏锐扔到走廊上的,还没有昏过去。
 
    此时,苏锐的心里面真的是气的不打一处来。
 
    一个个混蛋,想要猥-亵异性,被打成这个样子,不知道反思,反而回去告状找人报仇,简直该死。
 
    此时此刻,苏锐的目光之中已经是一片冷然了!
 
    再也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他眼中的杀意!
 
    这样人渣中的人渣,真的连一秒钟军装都不配穿在身上!
 
    那名少校的个子不高,看起来又黑又壮,他的手下被打成了这个样子,心里面已经满是怒火了!
 
    “你为什么要打我的战士?”他盯着苏锐,冷冷说道。
 
    “战士?这种人渣,还能被称之为战士?”苏锐已经是怒极反笑了:“那你怎么不问问你的手下,为什么要猥-亵我的朋友?”
 
    那营长看了一眼苏炽烟,眼底也闪过浓浓的惊艳之色。
 
    说实话,他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更从来没见过这么劲爆的身材。
 
    有什么样的领导,就有什么样的下属,这句话真的是一点不错。如果这个少校营长御下够严的话,又有谁敢在校园里面做出这种事情?即便是他们过一个月就退伍,这也绝对不是理由!
 
    “人是你打的,你需要给我一个交代,我为什么要问他们?”这少校营长的心里其实有数,手下的几个老兵都是多年的老油条了,见到女人就迈不开步子的主儿,说实话,他身为营长,也和这几个老兵一起鬼混过好几次,自然是心知肚明了。
 
    当着那么多下属的面,他必须要护短,必须要维护部队的尊严,否则,手下的兵都被打了,他这个当营长的却一声不吭,以后谁还服他?
 
    “真是黑白不分。”苏锐的目光瞥向了那个告状的家伙:“你们猥-亵我的朋友,还敢来告黑状?”
 
    那个家伙被苏锐的眼神一盯着,顿时浑身不自在,他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也不能怂,于是壮着胆子喊道:“放屁!你哪只眼睛看到是我猥-亵她的?明明是这个骚-女人在勾引我们!”
 
    …………
 
    是苏炽烟在勾引他们?
 
    苏家大小姐会勾引他们?
 
    做了还不敢承认,竟然倒打一耙,把责任全部推给了女人!
 
    这些家伙,别说不是军人了,甚至连个男人也算不上!
 
    简直混账!
 
    听了这句话,苏炽烟的心里面满是怒意,之前的刚刚恢复的心情也不翼而飞了!
 
    而苏锐的眼睛里面也同样开始冒出了熊熊的火焰!
 
    他抬起手,指着这个血口喷人的家伙,说道:“你永远别想张嘴说话了!”
 
    说着,苏锐的身形骤然暴起,已经化成了夜幕下的一道闪电!
 
    所有人都感觉到眼前一花!
 
    然后那个之前倒打一耙的家伙便感觉到一股巨力狠狠的砸在了他的面门之上!
 
    确切的说,是砸在了他的嘴巴上面!
 
    他只感觉到鼻子以下的位置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创,几乎堪称是瞬间粉碎!
 
    他的两排牙齿,以及连接着牙齿的牙床全部碎掉了!下巴也被顶的粉碎性骨折!
 
    上下颚都只是依靠着软软的表皮来连结在一起了!
 
    这人捂着下巴跪倒在地,满嘴都是鲜血!
 
    苏锐说的没错,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面,他根本不可能再用这张嘴来讲话了!
 
    这个兵痞本来不用遭受如此重击,可是,这个家伙的嘴巴实在是太贱了!
 
    敢骂苏炽烟?那就给我永远闭上这张臭嘴吧!
 
    苏锐这一下用的不是拳头,不是脚,而是——膝盖!
 
    最凶狠的膝撞!
 
    来去如风!
 
    这些士兵完全没有看清楚苏锐的影子,他就已经回到了原地!甚至裤子上都没有沾到鲜血!
 
    那个兵痞的惨嚎让人感觉到心惊胆战!
 
    如非必要,苏锐真的不可能这样做!
 
    “我说到做到。”苏锐微微的眯了眯眼睛。
 
    他这句话显然是针对之前的那句“你永远别想张嘴说话了”,说完立刻就兑现!这种超强的兑现能力让在场的那些所谓教官都感觉到不寒而栗!
 
    那名营长死死的盯着苏锐,语带阴狠的说道:“很好,你很好!”
 
    “我不希望你们继续这样做。”苏锐淡淡说道:“如果继续下去的话,我不保证还有人会不会受到重伤。”
 
    这是赤裸裸的威胁!
 
    又是一个人威胁一群人!还是一群所谓的军人!
 
    苏炽烟站在苏锐的旁边,并没有拦住他,虽然她不希望看到苏锐因为了自己出头而陷进去,但是事已至此,暴怒状态下的苏锐根本是拦不住的。
 
    苏炽烟轻轻的叹了一声。
 
    这群所谓的军人根本不知道,被他们团团围住的这个男人,已经接受了总参某个大领导的秘密任务,准备前往炎黄岛所在的海域了。
 
    可是,前方的敌人还没解决,在后方却被自己人给捅了一刀!
 
    这种情况让人如何能够忍的了!
 
    “让开。”苏锐淡淡的说道。
 
    这营长的脸上涌现出了一抹狰狞的意味来。
 
    “该死的混蛋!”他低低的咒骂了一句。
 
    就凭苏锐之前的那一下膝撞,这营长就能够判断出来,这个男人的身手已经达到了相当恐怖的程度!如果非要拦截的话,那么自己这一拨人可就死伤惨重了!
 
    他不敢冒这个险!
 
    在这种情况下,一切都顺理成章了,丢面子重要,还是丢性命重要?
 
    营长指着苏锐的鼻子,恨声说了一句:“来日方长,你给我等着!”
 
    他说的话虽然听
    “滚?”听到这个用词,苏锐的眉头猛然挑了挑!
 
    如果对方的态度好的话,他也准备到此为止,让他们接受个教训就算了,可是,对方的这种态度让他完全不能再忍了!
 
    滚?
 
    让谁滚?
 
    谁该滚?
 
    发生这种性质恶劣的事情,不道歉就罢了,居然如此嚣张!嚣张到了极点!
 
    服软也该有个服软的表现!
 
    认错也该要有个认错的态度!
 
    你不认错不要紧,那么我就打到你们认错好了!
 
    看到苏锐还没有任何的动作,这个时候,之前一个被苏锐扔出走廊的兵痞忍不住了,他仗着人多势众,指着苏锐的鼻子喊道:“狗男女,还不滚?给脸不要脸,敬酒不吃吃罚酒!”
 
    他刚刚喊完,发现苏锐的目光便像是两道锐利的刀子一样,朝着这边爆射而来,似乎都要把他的整个人给穿透了!
 
    “你的衣服哪里去了?”苏锐寒声说道。
 
    那个家伙正赤着上身呢!
 
    事实上,在苏锐进入卫生间解救苏炽烟的之前,这个家伙的上衣就已经被他自己给脱掉了!他就是用胸肌来顶苏炽烟的家伙!